十大名剑: 世界三大名刀之日本刀 十大名剑第一剑 轩辕剑 十大名剑第二剑 湛卢剑 更多 | 上古神兽: 横公鱼 夔牛 毕方 精卫鸟 更多 | 上古十大魔神: 水神共工 星神夸父 遁神银灵子 旱神女魃 魔星后卿 更多

高考作文的立意

本文小编:《神话迷》

“最佳立意”批判(一)

高考是一项严肃的国家行为,高考题目的命题人、参与高考的阅卷人和每一位指导高考备考的教师,担负的都是国家使命。我们且不在民族生存与发展的高度上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仅从最低层面上做出认识——《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是所有从业者必须遵从的国家规范,是一条不容逾越的底线。

《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中明确规定:

表达与交流中要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

需要提请注意,这里规定的原则是“鼓励”,而不是“允许”。但是,我们还始终在“允许不允许”的层面上纠结。遑论“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了,这是所有承担这项国家使命者的羞耻。

为了落实《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对写作的要求,从XX年开始,考试中心在高考试题中推出了新型材料作文的写作命题形式;而与此同时,某些地方高考阅卷的负责人,就开始了对《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狙击。

这些负责人囿于自身认识的陈旧和狭隘,利用手中的权力,在拟定的《作文评分细则》里,不但不鼓励,不提供,而且不允许、不承认学生的“自由”、“个性”和“创意”,提出所谓“最佳立意”。对这种公然对抗《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公然无视写作题目明确要求的行径,有必要予以批判。

且看几例。

[XX年全国一卷]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与800字的文章。

一只老鹰从鹫峰顶上俯冲下来,将一只小羊抓走了。一只乌鸦看见了,非常羡慕,心想:要是我也有这样的本领该多好啊!于是乌鸦模仿老鹰的俯冲姿势拼命练习。一天,乌鸦觉得自己练得很棒了,便哇哇地从树上猛冲下来,扑到一只山羊的背上,想抓住山羊往上飞,可是它的身子太轻,爪子被羊毛缠住,无论怎样拍打翅膀也飞不起来,结果被牧羊人抓住了。

牧羊人的孩子见了,问这是一只什么鸟,牧羊人说:“这是一只忘记自己叫什么的鸟。”孩子摸着乌鸦的

要求全面理解材料,但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确定文体,确定标题;不要脱离材料的含意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作文题目对写作的要求总体上是清晰的。“要求全面理解材料,但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作文”,应是提示考生在全面理解材料的基础上,选择适合自己的“角度”和“侧面”构思写作。“全面理解材料”是阅读的问题,“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则是写作构思的开端。“不要脱离材料的含意”,应当既可以是整体“含意”,也可以是某一“侧面”“角度”的“含意”。

华北j省的高考阅卷《作文评分细则》规定:

凡准确围绕材料的整体含意即乌鸦行为或父子评价的两面性(合理性与盲目性或言之片面性)立意行文的,无论从何种角度引发开去,命题立意均可视为“切合题意”;凡能够围绕材料的整体含意即乌鸦行为或父子评价的两面性立意行文的,视为“符合题意”;凡未能全面把握材料含意,仅就乌鸦行为或父子评价的单方面这一局部立意行文的,视为“基本符合题意”;凡脱离了材料的整体或局部含意,仅仅抓住材料中的只言片语立意行文的,视为“偏离题意”。

这里将“立意”划分为四个等级,其中的“切合题意”,应该就是所谓的“最佳立意”。这与命题“全面理解材料,但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作文”的要求明显抵触,更违背《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规定的原则。

华北y省的高考阅卷《作文评分细则》规定:

根据牧羊人的评论这一局部,可从“盲目模仿必败”、“人贵有自知之明”、“认识自我”、“一切从实际出发”、“理想和现实”等方面立意或将两人的评论结合起来,立足于材料的整体含意可从“既要勇于尝试,又要讲究实际”等方面立意,都属于“切合题意”;根据孩子的评论这一局部,从“勇于尝试”、“勇于挑战自我”、“勇于拼搏”、“正视失败”等方面立意和其他立意均“不符合题意”。

这则“评分细则”更是彻底:“切合题意”就是“最佳立意”;其余统统“不符合题意”。可笑的是,阅卷第三天又调整“评分细则”,肯定孩子的评论也可以认为“符合题意”,也就是所谓的“二等立意”,但此前阅过的作文不再重评。这里有两个问题:其一,“切合题意”、“符合题意”“不符合题意”的切分,与题目要求相悖;其二,阅卷中途修改标准,又不重评此前阅过的作文,前后两种标准,简直是“草菅人命”。至于《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在这些命题负责人眼里,简直视若无物。

西南g省的高考阅卷《作文评分细则》则规定:

写作时只要符合题意中透露出来的信息,不论是局部信息还是整体信息都算“切合题意”——从乌鸦的角度来写,可以立意为“模仿与创新”、“自我认知”、“认识自己与他人”、“聪明的代价”、“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如果从对弱势群体的关注来写,可以立意为“给乌鸦练习本领的机会”、“善待弱者”、“向强者学习,应该鼓励”、“向乌鸦致敬”等;从小男孩和牧羊人的角度来写,可以立意为“要善于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多用欣赏、宽容的眼光看人”等。

看来,这份“评分细则”比较宽松,已是难能可贵;但是也有不好理解的地方。既然不论是局部信息还是整体信息都算“切合题意”——或曰“最佳立意”,还有必要列举角度吗?所列角度之外,是不是视作“不符合题意”呢?并且只凭一则“立意”就可以判断整篇作文“切合题意”吗?根据“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作文”的要求,材料涉及的侧面和角度还有许多:老鹰的特点(鹫峰顶上、俯冲下来、抓小羊),乌鸦的特点(哇哇地、从树上、猛冲下来、扑山羊),乌鸦的动机(看见、羡慕本领),乌鸦的心理和行为(模仿姿势、拼命练习、觉得很棒),乌鸦失败的原因(身子太轻、爪子被缠住、飞不起来),牧人的说法(现实的、静止的、注目结果的观点),孩子的观点(理想的、发展的、注目行为的观点),乌鸦、老鹰的对照,牧人、孩子的对照,乌鸦、老鹰、牧人、孩子的交叉,以及考生可能联想到的许许多多的“侧面”和“角度”。至于这些“侧面”和“角度”是否符合“材料的含意”,那只有依据整篇作文如何认识和表述来判断——这才是命题的初衷,也是《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原则精神的体现。(待续)

“最佳立意”批判(二)

[XX年全国二卷]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与800字的文章。

据有关部门调查,六年来我国国民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1999年为60.4%,XX年为54.2%,XX年为51.7%,而XX年为48.7%,首次低于50%。造成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识字的人为什么不读书?中年人多数说“没时间”,青年人多数说“不习惯”,还有人说“买不起”、“没地方借”。

与图书阅读率走低相反,网上阅读率正在迅速增长:1999年为3.7%,XX年为18.3%,XX年为27.8%。

要求全面理解材料,但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确定文体,确定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和含意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几乎所有采用这份试题的省、区,在高考阅卷《作文评分细则》里,都将“最佳立意”局限于“阅读”,甚者更局限于“忧思”。完全无视“材料的含意”,也无视题目“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作文”的明确要求。

调查材料反映了“图书阅读”和“网上阅读”此消彼长的状况,其含意是什么?就“阅读”而言,纸张和网络,都无非是阅读内容的载体,或曰阅读依托的形式。图书阅读,是一种“传统”;网上阅读,是一种“时尚”。读书阅读,并非从来就是传统;当竹简阅读是传统时,图书阅读曾经是时尚。竹简阅读,也并非从来就是传统;当甲骨阅读是传统时,竹简阅读也曾经是时尚。高中教材里曾有一篇课文《从甲骨文到口袋图书馆》,大致就反映着这一“阅读”载体的沿革过程。

这种“传统”与“时尚”交融、碰撞、承续、更迭的状况,充满在宏观、微观,主观、客观,历史、现实各个领域。

购物,传统的方式是商店购物;专家预言,十年内,网上购物将占百分之八十份额。

机票,一年前还是打印机票为主;一年后已全部被电子机票。

“多媒体”、“信息化”,代替一支“粉笔”的传统教学方式。

“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传统早被“这一回我要自己找婆家”的“自由恋爱”时尚所取代。

曾经为人民打下江山的“小米加步枪”,被“坦克加大炮”取代;弹指一挥间,“机械化”的米格飞机又让位给“信息化”的歼10战机、歼20隐形机。但是,“小米加步枪”却仍在青少年思想教育中释放着革命传统的巨大能量。

天安门对面耸起国家大剧院,大屋顶的宫殿庙宇正淹没在摩天大楼的海洋之中,但保护传统建筑的呼吁也越来越受到重视……

长江后浪推前浪,站在“现实”的坐标点上(或曰:现实的高考考场)审视,我们的衣食住行、学校住宅、城市国家、体制观念,无不体现着“传统”与“时尚”的交融、碰撞、承续、更迭的奇妙景观。

奴隶越来越少,自由农民越来越多——人类进入了封建社会;自由农民越来越少,产业工人越来越多——人类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

在家务农的越来越少,外出打工的越来越多——改革开放了;外出打工的又少了,在家就业的又多了——经济危机了。

阴霾的天气越来越少,清明的天空越来越多——低碳举措初见成效;沙漠越来越少,绿地越来越多——环境治理前景光明。

曾经的第一主流媒体报纸,让位给广播,广播又让位给电视,进而网络和微博又当之无愧地登上了第一主流媒体的峰巅……

难道一份“阅读率消长”的调查材料,其“含意”,只在“阅读”,还必须“忧思”?那么,全国一卷的作文题目,是不是只可以谈“乌鸦和鹰”啊?以这种武断的方式掌控高考作文阅卷,就没有公正;以这种狭隘的眼光主导中学作文教学,将葬送孩子!最基本的一点是,这种“最佳立意”的裁定,既违背题目要求,更违背《高中语文课程标准》。

[XX年全国一卷]阅读下面的图画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限于博客版式限制,图画略)

要求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确定文体,确定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华北j省的高考阅卷《作文评分细则》规定:

漫画寓意是“青少年成长路上存在的坎坷、挫折、错误、过失等;周围人的‘出事了吧’反映的是成人对青少年成长中的问题表现出的不恰当态度,如过于溺爱、过分指责、冷眼旁观、推委责任等”。整个画面表现的是青少年的成长与教育的关系问题,它启发我们思考“应当如何正确对待青少年成长中的问题”,如怎样看待对青少年过度关注、小题大做的问题;怎样处理只重结果、不重过程和原因的问题;怎样对待青少年成长中遇到挫折、坎坷和错误的问题;怎样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怎样改变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的问题等。凡是围绕家庭、社会、学校不恰当态度的思考或围绕青少年对自我成长与教育关系的反思来命题,均可视为符合题意。

比较而言,这份“评分细则”比较宽松,还可以说是差强人意,但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评分细则”给出的漫画寓意,只是最表层的意思。漫画类似于寓言,不然就无所谓寓意。难道由这样一幅漫画我们只能想到“青少年成长中的问题”吗?漫画中“摔了一跤”的是个孩子,当然也可以是少年或少女或青年。参加高考的学生大多十七八岁,他们不也是孩子吗?三十多岁,还有被称为男孩的;四十出头,也还有被叫做女孩的。八十岁了,在父母心目中仍然还是孩子。对祖国和民族而言,我们都是“孩子”。对于地球而言,人类不也是“孩子”吗?人类不也存在着“摔跤”的问题吗?宏观而言,中华民族、中国共产党,还有我们六十岁的共和国,我们三十岁出头的改革开放事业,不也还是个“孩子”吗?不也存在着形形色色“摔跤”的问题吗?《红楼梦》是曹雪芹的孩子,《资本论》是马克思的孩子,神舟飞船、嫦娥探月器,就是中国航天科学家的“孩子”。对于nba而言,cba就是孩子;nba也曾经是“孩子”。对于“英超”而言,“中超”就是孩子;“英超”也曾经是“孩子”……写作题要求“不要脱离材料的内容与含意”,也就是说,作文要涉及到材料的画面内容,但是“含意”呢?它的含意是如此广阔,广而言之,“摔了一跤”的事情是无处不在的。但是“评分细则”中却毫不涉及,或曰决不允许。是我们不希望学生产生广阔的想象和联想,准备窒息学生的思维空间,还是阅卷领导人压根就缺乏这种思维与写作的基本常识和基本思维呢?马路上摔了一跤的孩子,不就是那只模仿老鹰一时受挫的乌鸦吗?

华北y省的高考阅卷《作文评分细则》就更等而下之。这一“评分细则”规定:

[最佳立意]摔跤并非大事,却引起家长、学校、社会过度的重视,过分关注、应从学生成长于家庭学校社会的关系全面看问题,如(从学校家庭社会角度)溺爱、过分关注会影响孩子的正常成长,打开学生的束缚,给孩子自由、宽广的空间,(从摔倒了的孩子角度)孩子成长的经历中犯错误、有过失并不可怕,如果行文中提到学校家庭社会对孩子成长的影响也视为切合题意;[二等立意]只谈挫折、失败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三等立意]关于孩子的人身伤害问题,关心孩子,拉他一把,共建和谐社会,不乱扔瓜皮,要有公德,要爱护环境,其他从画面的某一部分出发,只基于一点引发的观点;[四类偏离立意]完全和画面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评分细则”的武断和混乱,简直令人瞠目。什么是“题意”?题目明明要求并允许学生“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评分细则”偏偏要自作主张,武断地规定,某些角度“最佳”,某些角度“二等”、某些“三等”。而且在“立意”的名目下规定的并非“立意”,而是涉及到论证、思路、选材等诸多问题,即如“四类偏离立意”完全不是“立意”问题,而是违背了题目“不要脱离材料内容”的要求,至于“完全和画面没有任何关系”,这可能吗?世上有“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事物吗?(待续)

“最佳立意”批判(三)

[XX年全国二卷]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著名歌手丛飞节衣缩食,捐赠300多万,资助了178名贫困学生。当他自己病危住进医院经济困难时,几位受助完成学业就在本地工作的年轻人,竟然没有一个来看望他。这件事被媒体披露后,有一个受助者居然还埋怨说,这让他很没面子。丛飞说,不要责怪他们,我已经不再需要医疗了。

华农大的学生小李和同学们将卖废品的钱捐给了一所希望小学。不久,小李被查出得了白血病,这所希望小学的师生给小李捐款,一个四年级的女生捐了10元,问她为什么把春节压岁钱全部捐出来,她说:“只要做到小李姐姐说的那句话就满足了。”问她那是一句什么话,她说:“记住别人对自己的帮助,学会帮助别人。”

要求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确定文体,确定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东北j省的高考阅卷《作文评分细则》规定:凡是在整体上围绕主题行文,既写出明显的反差又显示内在联系的可视为“切合题意”;凡是在整体上围绕主题,可视为“符合题意”;在对主题的理解和表达上有偏差的,可视为“基本符合题意”;凡是只有只言片语涉及到主题的,可视为“偏离题意”。

这里所谓“切合题意”应该就是前面说的“最佳立意”。这个“评分细则”自作主张,以自己杜撰的材料主题为首要评分依据,公然无视题目“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的明确要求;也完全背离了《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原则精神。

东北h省的高考阅卷《作文评分细则》则规定:帮助、感恩与回报、推己及人、助人助己、公德心、爱是力量、爱的传递、反思感恩回报的沦丧,均符合题意

这个“评分细则”比上一个“评分细则”多了一些人性,但在总体原则上仍然让人费解。既然题目明明要求“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阅卷人又有什么必要,有什么理由举例限定呢?其他角度就不可以吗?例如:

反思助人的方式、反思言教与身教、挖掘不知感恩的根源、播种龙种收获跳蚤、剖析年龄与助人的反比、思考文明的失落、“面子”的实与虚、助人者的坦荡与悲凉……

当然还有许许多多考生可能选择的角度,帮助与回报或忘记回报,在广阔的生活领域中都存在——“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用独轮车推出来的”,但我们的某些干部却忘记了人民;不也是忘记回报吗?在严重自然灾害降临时,我们的总书记和总理,亲临现场体恤关怀,排忧解难,不也是回报人民吗?自然对人类可谓帮助备至,人类却一度狂掠、破坏自然,不也是忘记回报吗?而现在我们栽树、植草,保护大熊猫和藏羚羊,不也是回报自然吗?——“立意”是否符合题意,不能只凭一个词语判断,只能看整篇作文的表述来判定。

这股祭起“最佳立意”的宝器,阻挠《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落实的浊气罡风,也波及到某些独立命题的省市。

[XX年北京卷]作文

课堂上,老师说:“今天我们来做个小实验。”随后,他拿出一个装满石块的玻璃广口瓶,放在讲台上,问道:“瓶子满了吗?”所有学生答:“满了!”“真的?”老师从桌下拿出一小桶沙子,慢慢倒进去,填满石块的间隙,“满了吗?”学生们若有所思。老师又拿过一壶水倒了进去,直到水面与瓶口持平。“这个实验说明了什么?”老师问道。课堂活跃起来。

一个学生说:“很多事情看起来达到了极限,实际上还存在很大空间。”

一个学生说:“顺序很重要。先放这桶沙子,有些石块肯定就放不进去了。”

一个学生说:“对,得先放石块。有些分量重的东西就得优先安排。”

一个学生说:“也不一定,先放沙子和水就一定不行么?”

……

请就以上材料,展开联想,自定角度,写一篇文章。题目自拟,文体自选(除诗歌外),不少于800字。

作文题目提供的材料包括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基础材料——老师向学生演示实验:向装满石块的玻璃广口瓶内先后倒进沙子和水。课堂是一间虚拟的考场,老师如同高考的代言人。“‘这个实验说明了什么?’老师问道。课堂活跃起来。”老师的提问为考生展示出广阔的写作空间,我们当然希望北京市几千间考场,十万考生,思维活跃起来。

第二部分是提示材料——第一个学生关注实验的结果;第二个学生关注实验的过程;第三个学生向正向延伸;第四个学生向逆向延伸。材料中的老师(高考的代言人)没有阻止,没有否定,全开绿灯。省略号表明着更多角度的关注和更多方向的延伸。

至于作文题目的要求“请就以上材料,展开联想,自定角度,写一篇文章。题目自拟,文体自选(除诗歌外)”更为考生展开了辽阔的思维与写作空间。“题目自拟,文体自选”之外,一句“展开联想”,便无边际——亚马逊热带雨林中一只蝴蝶扇扇翅膀,大西洋彼岸就是一阵风暴!

可以说,这个作文题目较好地落实了《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精神:“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这个题目也很好地体现了《北京高考考试说明》对写作的要求:“鼓励写思想深刻、材料新颖、有创意、有文采的文章”。

可是《作文评分细则》却规定:

⑴切合:符合“换个角度来看,依然存在空间,还未满”这一逻辑的——一类;

⑵贴合:只写“突破极限”、“轻重缓急”、“答案是丰富多彩”、“换个角度看问题”等类似主题——二类;

⑶能与上述一、二类主题,或者说能与材料搭边的——三类;

⑷完全不与材料沾边的——四类。

这里的“⑴切合”就是“最佳立意”了。这一“评分细则”以某种“个性理解”代替“多向理解”,既违背作文题目的含意,也背离《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精神和《北京高考考试说明》的要求,可以说是胆大包天。(待续)

“最佳立意”批判(四)

这场集群型地对《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狙击,是多年来应试教育形成的陈旧观念的挣扎,是对写作规律和写作传统的扭曲。在这场决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前途的斗争中,考试中心的态度怎样,值得我们特别关注。

[XX年全国课标卷]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小兰和妈妈都喜欢听小鸟唱歌,看小鸟飞翔。母女俩第一次养鸟,母亲忙,女儿贪玩,没几天小鸟就饿死了。第二次养鸟,母女相约要好好对待小鸟,这次养了一个月,小鸟长得很好。但是朋友说,你们残忍地剥夺了小鸟自由歌唱、自由飞翔的权利,母女俩依依不舍地把小鸟放飞了。第三次亲密接触小鸟,是因为收到一封参加放生活动的邀请函。信函说,放生活动又环保又慈善。母女俩买了两对小鸟,兴高采烈地去参加放生活动。爬上山头,看见参加放生的有好几百人。一声礼炮响起,千鸟齐飞,有人笑脸灿烂,有人虔诚合十。母女下山后,听见花鸟市场的老板兴奋地说,自从有了放生活动,鸟儿的需求量大增,要每天起早摸黑捉鸟才能供得上。

要求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确定文体,确定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作文材料展示出一种相对比较错综的生活场景,作文题目要求从中“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确定文体,确定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当然可以是就整体而言,也可以是就局部而言。为了封闭阅卷负责人曲解题目要求的口实,特别删掉了“要求全面理解材料”的说法。

XX年,考试中心命题组对这道作文题目作了如下解说:

这则生活故事可以看成是由母女三次接触小鸟的三个小故事组成,这三个小故事各自可以成为选择的角度。这样,无论从三个小故事来看,还是从总体故事来看,这则材料是有比较多的立意的选择点。不仅如此,在材料的结尾,还埋藏一个细节,‘放生活动’使‘鸟的需求量大增’,捉鸟要‘起早摸黑’,这几个发人深思的语句使这个生活故事生出了异样的尾巴。正是这个尾巴使这个生活故事材料的复杂性明显地加大了。自然是复杂的,社会是复杂的,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与社会的关系也是复杂的。这则生活故事材料复杂一点,会更加贴近生活,更加贴近自然,贴近社会和贴近人生;作文材料复杂一些,这有利于选择角度的增加,有利于高考作文的多样化。”(余闻《近两年高考作文题解析》《试题与研究》XX年第10期)

上面这段话对作文宗旨分析得清清楚楚。“作文材料复杂一些,这有利于选择角度的增加,有利于高考作文的多样化”的解说非常值得称道,它符合《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精神,符合题目本身的要求,也符合“神游万仞,心骛八极”的写作规律。

母女俩三次和鸟“纠葛”。可以任选一次,每一次都包含多个侧面,多种角度。如果从材料整体含意而言,母女俩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小鸟,她们无非是喜欢听小鸟唱歌,看小鸟飞翔,在她们心底,并没有小鸟的位置——和谐社会不应是这样的关系。据此,当然也可以联想许多——在旧社会,有钱人可以养小老婆,他可以把小老婆养得花枝招展,可以把她饿死,也可以把她放生,大观园里那些可爱又可怜的丫环不就与小鸟命运相同吗?在现实中也有,某些黑窑主与矿工,某些老板与打工仔,某些校长与教师,某些老师与学生……

但是,令人费解,还是在XX年,考试中心却做出了180度的翻转。[XX年全国一卷]阅读下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兔子是历届小动物运动会的短跑冠军,可是不会游泳。一次兔子被狼追到河边,差点被抓住。动物管理局为了小动物的全面发展,将小兔子送进游泳培训班,同班的还有小狗、小龟和小松鼠等。小狗、小龟学会游泳,又多了一种本领,心里很高兴:小兔子和小松鼠花了好长时间都没学会,很苦恼。培训班教练野鸭说:“我两条腿都能游,你们四条腿还不能游?成功的90%来自汗水。加油!呷呷!”

评论家青蛙大发感慨:“兔子擅长的是奔跑!为什么只是针对弱点训练而不发展特长呢?”思想家仙鹤说:“生存需要的本领不止一种呀!兔子学不了游泳就学打洞,松鼠学不了游泳就学爬树嘛。”

要求:选准角度,明确立意,自选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选准角度”是一种新说法,它有着某种模糊性。可以恰当地理解:因为题目材料包含的角度极其丰富,担心考生游移不定,所以做出这样提示性的要求。这个“选准”的准星是考生的自主、个性和创意。可悲的是,考试中心命题组却做出了背叛《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解说:

材料角度的层级性。材料的丰富性产生含意的多元性,也就必然导致作文角度的多样性。新材料作文角度的多样性本是个优点,但过去有些地方过于强调各种角度的一视同仁,忽略了角度选择有优有劣的层级性,导致作文评分区分度降低。为了提升角度选择的层级性功能,XX年高考在作文试题要求上提出“选准角度”,同时在“评分标准”中也作了相应的修改。

评分标准的修改集中在对“基础等级”“题意”项的说明上。在判断作文是否符合材料内容及含意涉及的范围时,增加了“主要看选择角度”,这就突出了材料角度选择在审题中的重要性,也突出了材料角度选择的层级性。修改后,材料选择的角度粗分为四个层级,其中“中心角度”“重要角度”并列为“属于符合题意”,“沾边角度”的套作在“第三等级以下评分(‘发展等级’不给分)”。“次要角度”的判断和给分留给评卷场掌握。

作文试题材料是关于教育的动物寓言故事。寓言故事的情节曲折起伏、饶有风趣,动物形象鲜明生动、很有代表性。故事的结尾令人深思。寓言故事深入浅出,内容丰富,含意深刻。寓言说的虽然是动物成长的故事,但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当代的教育现象。其中的弥补弱点与发展特长、统一要求与因材施教,是教育的热门问题,也是学生在成长过程中深有感触的问题。试题的难度适中,导向很好。学生有话可说,有感可发。学生可以就上述中心角度立意,也可以选择其中的一种动物(例如兔子、野鸭、青蛙、仙鹤)、一个情节或一种观点作为重要角度来写作。例如,兔子如何弥补弱项和发展强项、评野鸭教练的教育思想、全面发展与特长发展有矛盾吗?等等。试题在防止套作方面的性能很好。假如有考生撇开教育问题,谈论挫折、弱点、特长,或者撇开教育问题,续写小动物的故事,均可视为沾边角度。

(教育部考试中心《高考理科试题分析(XX年版)》)

在里,“选准角度”,完全由命题人专断,被限制在“教育”角度之内。“鼓励”变成“限制”,“尽可能减少束缚”变成了“压缩”,“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变成了“封闭”。所谓“‘中心角度’‘重要角度’并列为‘属于符合题意’”的说法,与“最佳立意”沆瀣一气。

这反叛不仅怯懦,而且卑劣。为了给自己对“选准角度”的荒唐解释寻找借口,竟不顾事实,公然扯谎,“过去有些地方过于强调各种角度的一视同仁,忽略了角度选择有优有劣的层级性,导致作文评分区分度降低”,谁信?凡是参加阅卷的语文老师,几乎没有不知道的,造成阅卷混乱和评分区分度降低的真正原因,恰恰是刻板的“最佳立意”。

“角度选择有优有劣的层级性”吗?好比一位考生去考场,他有许多路径可以选择:步行,可以斜插;骑自行车,可以走小路;乘汽车,需要走大路;他可以直接去考场;也可以先到河边逗留片刻;先去吃点早点也未为不可;要是坐飞机,就得经过特殊程序了……没有哪一条路径是绝对好的,也没有哪一条路径是绝对不可以的。考生应该选择的只是适合自己的一条路。

又好比看一部影片,《非诚勿扰》吧,我们可以关注全剧浪漫缠绵的情节,也可关注那一个个趣味横生的征婚小品;可以欣赏主角人物,美丽看舒淇,幽默看葛优;可以称道“舒淇”爱得真实,也可以指责她是第三者;可以赞美“葛优”豁达大度,也可以批评他无所事事;可以欣赏配角人物,“范伟”风骚的小秘,“一年一次”的“车晓”,也都一炮走红;可以留恋西溪湿地的风韵,也可以沉醉北海道的风光;可以品味那间装不下罪恶的小教堂颇具况时意味,也可以为乌桑那忧郁沧桑的歌声感喟不已。观众可以有各不相同的观赏评说角度。所谓“中心角度”“重要角度”“次要角度”和“沾边角度”云云,纯属某种片面认识的衍生品。

创造的本质是对传统的突破,或曰使荒谬合理化——在传统看来荒谬的,得以在现实中立足,引领时尚。任何作文命题形式和给出的材料都不应该,也无法限制思想解放的头脑;体现“课标标准”精神的高考作文题目更是如此,它的立意之根是鼓励,而不是限制。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中心角度”“最佳立意”,那么,鼓励开放,就是它的“中心角度”“最佳立意”。这也应该是高考作文题目的“中心角度”“最佳立意”。写作是一项创造,在写作领域,没有立意“行与不行”的限制,只有作文“好或不好”的标准。前者,有意无意地桎梏着学生的创造才能;后者,旗帜鲜明地激励着学生的创造意愿。作文立意,只有通读全文,才能品评它的对错优劣。

立意与角度等级的预设,既是无理的,也是有害的。在这种桎梏下,大量沾上“最佳立意”的拙劣作文浪得高分,而那些角度新颖、立意超卓的优秀作文,却被刻板、无理的“最佳立意”打入另册,成为“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牺牲品。这才是“导致作文评分区分度降低”的重要原因。在这种桎梏下,作文成了阅读、审题——而且是狭隘、片面的阅读、审题的考查。在快速阅卷的进程中,作文的思想、内容、思路、语言都成了“立意角度”至上无足轻重的附庸。在这种桎梏下,作文教学和备考将被葬送,取而代之的是对命题人和阅卷人心思的揣度。

就这道作文题目而言,考试中心所规定的“中心角度”,就一定是“中心”吗?

这则作文题目的材料,包括小兔子、小狗、小龟、小松鼠、培训班教练野鸭、评论家青蛙、思想家仙鹤、狼、动物管理局、游泳培训班等许多侧面,每个侧面又都有其各自的言行,形成多种角度。题目材料提供了一种寓言化的生活情景,考生本可以充分发挥自主性,选择其中某一侧面、某一角度表达自己对生活的认识。

如果在这样一种多侧面、多角度的作文材料中,命题担心的是考生找不准、走不准自己的路,为了防止考生跑偏,所以特别提示“选准角度,明确立意”,那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以自我片面、狭隘的认识为准绳来约束考生,那就既违背题目要求,违背写作原理,也是对《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反叛。

说到“立意”的角度,当然有许多。仅就小兔子和小松鼠而言,可以是提倡“因材施教”“发挥特长”,也可以鼓励“超越自我”“弥补特短”。“兔子学游泳”和XX年全国一卷“乌鸦模仿老鹰”何其相似乃尔!小兔子学游泳?“牧羊人”一类人会说“忘记了自己叫什么了”,“孩子”一类人则会说“它也很可爱呀”。

论说乌鸦成不了老鹰,兔子也学不会游泳,可以;阐明乌鸦模仿老鹰,兔子学习游泳的意义,也未尝不可。这里没有立意“行与不行”的限制,只有作文“好与不好”的标准。人,能飞吗?不能!飞,在一千几百年前,是梦想,是神话。但是,人类不信这个邪,人说:我们只是还没有飞好。在这种激励下,人类终于飞上了蓝天,飞向了太空。人类的飞行能力超越了任何翅膀强劲的鸟类。

看总体,小兔子该不该学游泳,众说纷纭。材料的中心立意应该是“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吧?考试中心命题组还记得十年前自己在这则作文话题里的“提示语”吗:“的确,世界是千变万化的,疑问是层出不穷的,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在生活中,看问题的角度、对问题的理解、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问题的答案不止一个的事例很多。你有这样的经历、体验、见闻和认识吗?请以‘答案是丰富多彩的’为话题写一篇文章。”今天,“小兔子该不该学游泳?”就是这“提示语”中的那个“问题”。请问:就材料整体而言,是你们所说的那个“教育问题”是“中心”,还是“答案是丰富多彩的”是中心?

看细节,角度就更丰富。仅举一例。“一次兔子被狼追到河边,差点被抓到。”这是“动物管理局为了小动物的全面发展,将小兔子送进游泳培训班”的动因吧?这个很蹊跷的细节,不是很有思辨意味吗?兔子被追到河边,所以就学游泳,这不是很可笑吗?那只狼,可是游泳游得很棒呢。学游泳干什么?到河里洗干净再喂狼?另外,兔子毕竟没有被抓到,如果为了学游泳而松懈了短跑,还没跑到河边就被抓到了,岂不冤枉?或者,兔子到了河边,只是差点被抓到,最终并没被抓到,它怎么逃脱的,这也颇费端详。莫非狼和兔子只是在进行一场“藏猫猫”的游戏;还是“狡兔三窟”,兔子钻进了地洞?你就是认为狼是国家保护动物,兔子就应该被提着耳朵扔进狼窝,也未为不可……我们希望学生具备并且需要考查他们的,正是细察、深思生活(包括生活的某一角度)的意识和能力。不顾新课标的精神,不顾写作的原理,也不顾生活的实际,甚至不顾自己编制的作文题目,你们凭什么先入为主制定“中心角度”“最佳立意”?凭什么把本该“优劣”判定的作文,简单化为“对错”判定?凭手中的权力吗?看来,考试中心命题组应该重温《高中语文课程标准》,重学“写作基本教程”,重新品评一下自己为人治学的准则吧……

考试中心承受着陈旧作文观的压力,可以想见。就在不久前的一次会议上,考试中心的某位对高考作文命题颇有见地,曾经很有贡献的专家还说过:高考作文题目非常开阔,可是在有些地方阅卷中限制得很死板。但是,作为一级国家权威机构,考试中心不应向陈旧作文观妥协。当下这种反叛《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行为,必须纠正。

《神话迷》http://www.shenhuami.com/ 分享你心目上的神话!

© 2016 神话故事网 | 民间传说 世界神话 宗教典故 上古传说 古文典籍 周公解梦 中国神话 网站地图